次元枣

【楼诚】战时关系(哨兵向导欢乐向)(2)

二、

坚持。明诚的脑子里只剩这两个字。
任务完成得很顺利。于曼丽成功击毙主要目标,明台趁乱索要了另外三人的性命。慌乱中跑出门去的情报官,被候在外面的于曼丽逮了个正着。六人中有一人试图从楼顶逃跑,被阿诚击毙。
设计任务时,明台还觉得大哥安排阿诚增援略显多余,面上没露心下是有些腹诽的。此时也只能叹服,他的第一向导大哥果真算无遗策。
好像,坚持不住了。
车就在前方五米不到,阿诚却突然停住脚步,抓住了身边明台的手臂。
明台惊讶地看了他一眼,立即转身对于曼丽道,“你先回去,我与阿诚哥有点家事要处理。”
于曼丽听罢,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了,充分展现了一名高阶哨兵的素养。
见没有外人,明台立即回身架住了阿诚,后者此时已经是满头满脸的冷汗了。明诚见瞒不住了,也就索性把身体的重量交给明台分担。
明台扶着他来到车前,他习惯性地想要开驾驶室的门,被明台劈手拦住。
“你居然还想开车?”
阿诚见他着急,就笑着安抚,“没事,天台那人擅长偷袭,不小心着了道。休息一下就好了。”
明台却不说话,看着他的神情愈加古怪。
阿诚轻声问道,“怎么啦?”
明台盯着他,缓缓开口,“于曼丽执行任务的时候,我都在她身边。她精神透支的样子,我是见过的。”
这下是彻底瞒不住了。
明台替他开了门,自己坐上驾驶室道,“先回家吧。”
明诚点头。
平常像是长了七张嘴,一刻闲不住的明家小少爷,居然一路没说话。阿诚觉得这气氛实在压抑,只好先开口,“楼顶上想要跑掉的那人,是个向导。”
“猜到了。”只有向导能在转瞬之间给哨兵带来这么大的精神伤害。
“他打开了精神屏障,让我们没法准确知道他的位置。事态紧急,我只好强行突破屏障。”
明台皱眉,“那也不至于...”
阿诚道,“我抓到他的时候,他好像很惊讶。他知道自己快没命了,就把所有的精神力集中起来,试图通过我的刀柄反弹回来再强行引爆,跟我同归于尽。”
明台惊讶,“那你怎么样?”
阿诚道,“没事。也就是我一时不慎,让他有机会精神渗透。当时我就感觉到了,立即结果了他,引爆的量不大。”
明台没说话,也没敢看后视镜里的人,一副专心开车的样子。他知道一个向导的精神渗透对哨兵来说是多么恐怖的体验,多数哨兵在渗透的当下就不再有清醒意识了,更何况精神引爆。他的阿诚哥即使在哨兵中,也绝对不是弱者,只是...
明台终于开口,“大哥他...”
“他不知道。”明诚迅速回答道,“家里没人知道,除了你。”
明家小少爷一个急刹车,不管不顾地把车停在了路边。
阿诚哥慌道,“你干什么?这是大哥的车,万一有人监视怎么办?”
“阿诚哥,今天你要是不解释清楚,我们就不回去了。”明台转过身,看向明诚的眼睛,坚定道,“你不告诉我,是工作需要,我能理解。为什么不告诉大哥?”

为什么不告诉大哥。
小少爷这句话算是问到重点了。阿诚自己也不知道,他究竟为什么不告诉大哥。
十七岁刚觉醒的时候,他就打算告诉明楼的。只不过一进明楼房间,他就闻到了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薄荷香,清淡却又挥之不去。阿诚被自己吓跑了,从此再也没想过跟明楼坦白。
阿诚定了定神,对明台道,“我不告诉他,也是工作需要。”
明台急了,“你这样太危险了!如果再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怎么办?”
阿诚道,“做我们这一行,谁能保证活得过明天?危险从来都是悬在头顶上的!我以为从你接受训练起,就已经有这个觉悟了。”
“但是!”
“我不告诉他,因为他需要的是一名士兵,而不是哨兵!”
阿诚停了一会儿,又缓缓开口,“参加工作以来,明楼作为我的上级,交给过我很多任务。有寻常的,有危险的,其中不乏跟向导正面对抗的,我全都完成得很好。大哥的身份太复杂,有些事情只能我去做。我们在做的事,每一步都容不得半点差池。我不希望大哥只是因为我的哨兵体质而调整计划,无端地增加风险。我不容许自己因为体质上的问题,成为大哥的弱点,你明白吗?”
阿诚的这一番谈话振聋发聩,他的心却是虚的。这一通大义凛然的演讲,半点没谈到自己的私心。好在明台似乎全然沉浸在了他所描绘的革命大义之中,默默转过身去,闷闷道,“我答应你不告诉大哥,你也要答应我,保护好自己!”
明诚笑了。

评论(3)

热度(98)

  1. 逢考必过次元枣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