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元枣

【楼诚】战时关系(哨兵向导欢乐向)(6)

六、

阿诚到最后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只是天一亮,车还是要开,班还是要上,日子还是要过,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同。
昨天夜里明楼那一番匪夷所思的荒诞演讲,连明台这个并不是哨兵或向导的常人听起来都觉得荒唐,但是阿诚知道,明楼会这样想是有原因的。
明楼自觉醒起,向导能力就被评为最高等级,多年以来一直从事计算、定位、屏障和控制工作,甚至有时候会主动出击针对哨兵进行精神打击。他的向导能力强大,因而显得愈加珍惜,上峰不舍得将他的能力用在抚愈和救治哨兵上。所以说,虽然明楼在上海是毋庸置疑的第一向导,在与哨兵的精神联系上,常识却缺乏的厉害。或许在他看来,精神融合只不过是一种治疗过程,用来激发哨兵潜能的向导的精神之力,与用来帮助熬夜的咖啡没什么区别。
像是要帮助阿诚确认他的推测似的,明楼在电话那端对他吩咐道,“阿诚,倒杯咖啡送到我办公室。还有,那件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阿诚觉得,他活的这二十多年,从来没有像这几天老得这么快。他甚至绝望地想,要不然就这样联结了算了,反正这辈子也摆脱不了这个人了。

明镜这两天心情不错。见到明台的新大衣,连声夸样子好,得知是明楼买的还顺带把他也夸了一通。第二天就买了二斤羊毛毛线,说是要织件毛衣衬里,还拉着明台帮忙绕线。明镜十七岁掌家,商场上家里面哪一样不用操心,哪有过什么空学织毛衣?他们兄弟几个的衣服从来都是外面做或是买现成的我。明台看姐姐一脸兴致勃勃的又不好泼冷水,只得陪着,心里想的却是别的事。
“你想什么呢?”明镜冷不防问道。
明台犹豫了一下,然后道,“姐,有件事,我想还是得跟你说。”
明镜放下手里的活,认真道,“你说。”
明台吞吞吐吐道,“姐,大哥好像有意,要跟阿诚哥联结。”
明台见明镜瞪圆了一双杏眼,刚想劝姐姐别生气,只听明镜惊讶道,“他们俩居然还没联结?!”
这下换成明台目瞪口呆。

明楼见自己这一整天的试探,阿诚都不为所动。即使理智上知道急不得,心里却不由得有点焦虑,毕竟阿诚的精神状况摆在这里。临到傍晚,汪曼春又拉他吃饭,说不得又得去应付一下,到了家已是夜里了。明楼刚想着要不要把阿诚叫过来治疗,顺带再劝说一通,只听大姐不容置疑的嗓音传来,“明楼!你给我过来!”
这声音明楼从小听到大,知道这又是要教训自己了。不过为什么呢?早上不还因为给明台的新衣服,夸了他一通么?
疑惑归疑惑,明楼沉稳地走进明楼的卧室,只见他大姐端坐在椅子上睨着他,一副威严气派。她身后的明台,使劲冲明楼使眼色,手上则在比划些他看不懂的手势。大姐察觉了,便冲明台道,“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
明台只能悻悻地离开,临了给明楼比划的这一下他倒是看懂了--自求多福。
明镜平静道,“跪下。”
明楼照做。
“知道为什么让你跪吗?”
明楼摇头。
明镜不由分说,一板尺子打下来,“你居然还敢摇头!我问你,我们明家几代从商,也算有头有脸的人家,什么时候干出过强娶逼嫁的事?”
明楼一晃神,然后沉着道,“大姐,不是那么回事。”
“那是怎么回事?阿诚多好的孩子,本份又踏实。我原本也想着替他寻个亲,见他心心念念跟着你,也就没再管了。谁知道你居然做出了这种事!”
明楼这下可真惊着了,“大姐,你从前就知道阿诚是哨兵?”
明镜哼了一声,“谁还看不出来?那些个哨兵,外头张牙舞爪力气花不完,一靠近你就像中了邪似的,一个个乖得像猫。阿诚不也是?在外面跟人动起手来那可是干练得很一点情面不留,怎么一跟到你身边就服服帖帖的?”
半天,明楼才叹服道,“大姐,您真是慧眼过人!”
明镜原本还笑着,突然又一戒尺,“别扯开话题!说,你是不是拿身份压人了?”
明楼吃痛道,“大姐!我说了,不是那么回事!我提出跟阿诚联结,就是想帮他稳定一下精神,顺带激发一下哨兵潜能。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明镜听完居然真的不打了,只愣在那里不说话。明楼疑惑地抬头,只听他大姐的声音幽幽传来,“可是......阿诚那孩子,分明对你有意啊!”
明楼听到这句,心头没来由的一紧,随即判定那一定是错觉,冲明镜笑道,“就是这样。我提出跟阿诚联结,只不过是暂时的。您也知道我们的身上有任务,不能放任身体拖我们的后腿。我向您保证,一旦战争结束,或者阿诚找到了心仪的对象,我立即切断联结绝不耽搁,并且最大程度保证阿诚不受联结断裂的痛苦。”
明镜坐着想了好一会儿,然后道,“要是,到时候阿诚不愿意切断呢?”
这个明楼倒是没想过,不过他也没多加考虑,平静道,“那就不切断吧。我的情况你知道的,其实不需要什么哨兵。要是阿诚觉得这个联结不错,那就保留着吧。”
说完,明镜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直看得他心下打鼓。突然间,明镜抄起戒尺又狠狠打了他几下。明楼心里纳闷,怎么话都说开了还要打,只听她大姐威严的声音道,“明楼你给我听好了!我不管你需不需要哨兵,阿诚的事情我绝不允许你这样瞎糊弄。以后,除非他主动找你,你不准再跟阿诚提联结的事!你要敢再犯,我绝不饶你!”
明楼只得低头答是。
晚间替阿诚治疗精神壁垒时,明楼依旧能感到背后火辣辣的疼。阿诚问他怎么,他想着刚刚给大姐作出的承诺,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摇头。
看来,事情比预想的难办啊。

评论(14)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