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元枣

【楼诚】战时关系(哨兵向导欢乐向)(7)

热烈欢迎来自红色的徐小天同学助攻😄(话说我这文愣到没救的大哥到底需要多少助攻啊 我心里也没谱😂)

七、

大哥有事瞒着他。
阿诚可以用他用了十几年的姓担保,明楼在背着他做些什么。以往即使是最机密的任务,也没见明楼瞒过他一个字。所以阿诚判断,明楼在做的事跟他有关。
不过从另一方面讲,自从那天被大姐打了一顿之后,明楼再也不跟他提联结的事了。治疗照旧,不过治疗完也不再有什么谈话。一切都回到了常态,仿佛那几天是做梦似的。
这样也好。阿诚心想,只要明楼不再追着他念叨联结的事,他在背后要琢磨什么事都随他去吧,眼不见心不烦。

“阿诚。”这一天下班,阿诚听到熟悉的声音唤他。阿诚分得出明楼要做不同事情时唤他的声音,是要咖啡了还是要文件了,是军统的事还是组织的事,都听得分明。而这一次,阿诚听得出,这是组织上有任务。
“你一会儿把这份文件送到同福里316号。”
阿诚疑惑道,“同福里?法租界?”
“是。前段时间,76号进行的几次行动,对组织的打击比较大。这次是组织上紧急调派和发展的成员,你去对接一下工作。”
这种事情阿诚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点头道,“知道了。”
明楼却严肃地叮嘱道,“文件里是76号行动组最新的分布范围和行动时刻,这是独一份,二春那边也没有拷贝。切记,怎么带去的怎么带回来,不许遗失,不许损伤!”
阿诚正色道,“明白。”

阿诚也不知道为什么,自打进了法租界,有个巡捕就像眼睛黏在他身上,怎么甩都甩不掉。
或许是运气太差了。阿诚暗骂了一声,到底动用了哨兵技能,以惊人的速度绕过了一干障碍物。原本盯着的巡捕见一眨眼的功夫人就没了,以为产生了幻觉,往阿诚希望他们去的方向追去。
“功夫不错。”
阿诚没转身,迅速拔枪对准身后的人。只见那人身着布袍,手里拎着菜,两手高举,一脸惊恐地闭着眼,“我就是个买菜的,不小心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你别冲动。”
阿诚才发现,他这一躲果然是躲到菜市场来了。讪讪地收了枪,冲面前人冷冷道,“你没看见过我。”
那人高举着手,连忙点头,半饷睁眼问道,“那我可以走了?”
阿诚不耐烦地点点头。
那人连忙道谢,一溜烟走了。阿诚心想时间也耽误得差不多了,急忙朝同福里赶去。
好巧不巧,阿诚这一路都看见菜市场那人走在自己前面,不论直路或拐弯都跟自己一路,阿诚起了疑惑,也就不紧不慢跟着。眼见着那人就要进同福里了,阿诚只得动用哨兵能力快步跟上,抽出枪顶住前面人的背,冷声道,“说,你是什么人。”
刚刚在菜市场表现得惊魂未定的人,这会儿却不动声色,小声道,“我是徐天,家住同福里。明诚同志,有紧急状况,同福里不安全。”
阿诚皱了皱眉,刚想说什么,只听见前方一名日本军官用蹩脚的中文说道,“徐先生,我可恭候多时了。”
徐天轻叹了口气,小声道,“来不及了。”
日本人见着阿诚,客客气气问道,“这位是?”
徐天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在德国留学的同学,也是我的好友明诚,来看望我的。”又冲阿诚道,“阿诚,这位是中村少佐,来我这里调查前段时间官员遇刺的案子。”
阿诚眯着眼冲中村道,“徐天是惹上什么麻烦了吗?”
阿诚一边说,一边打开了哨兵强化通道。这个徐天虽然刚接触,却看得出颇有些敌后经验,是组织不可多得的资源。如果他当真碰上了麻烦,那么也只能把事情闹大,再想办法把这人保护起来。
中村看来人毫无惧意,心下有点惊讶,低垂着眼睛不知道想了些什么,抬眼道,“没什么事,徐先生只不过恰巧是目击证人,我们来咨询一下情况。既然徐先生有客人,那就下次再来拜访了。”
中村说完一点头,带人撤了。
徐天恭恭敬敬地送走中村,看人远去了才狠狠闭上眼睛,用只有他们俩人能听见的声音道,“这下糟了。”
然后只听砰的一声,阿诚的身体不自觉的倒在地上,不再有知觉了。

醒过来的时候,阿诚在一个格子间的客卧里。徐天正仔细看着他带来的文件。
阿诚爬起来怒道,“谁让你看的!”
徐天无辜道,“文件不就是带给我的吗?”
阿诚道,“那也得我交给你之后你才能看!组织没教过你纪律?”
“嘘!”徐天示意门外。
只听楼下一个苍老女声传来,“徐天,你同学怎么样了?醒了吗?”
徐天道,“没事了!喂了醒酒汤,睡一会儿就好了!”
阿诚眨眨眼道,“你妈?”
徐天没理他,依旧看文件。
阿诚又问,“你是上海人?”
徐天还是不理睬。阿诚当下火起,正要发作,只听徐天淡淡道,“又乱用哨兵能力?再暴走,我可不帮你稳固了。”
阿诚一听,这才静下心来检视自己的精神状况,发现虽然精神力依然不济,整个壁垒的建设却比之前稳固得多,大为惊讶,“你是向导?”
徐天还是不搭理他。不过看在救命恩人的份上,阿诚也不好跟他计较,认真道,“谢谢!”
徐天翻了一页文件道,“材料都不是我的,我就稍稍加固了一下。”
阿诚皱眉,“什么意思?”
徐天看完了文件,原样交到了阿诚手上道,“帮我谢谢他,有了这个,我接下来的行动就容易多了。不过今天,你也给我惹了大麻烦,我们算是扯平了。”
阿诚点点头,心想听这位徐天讲话的语气,看来在上海战区是挺有分量的,况且他还是个向导,不知具体担任的是什么职务。
徐天想了想,又笑道,“还有,回去告诉那位,学着点,向导不是只懂测绘计算就行了的。”
阿诚不明就里,只能将徐天的话原样记下。只听楼下徐天妈妈的声音传来,“徐天,你同学好点了没啊?饭都做好了下来吃晚饭吧?”
徐天眼睛都不眨地回道,“他还有事要马上走!不在家里吃饭了!”然后转回身,冲阿诚歪歪头道,“请吧,明长官。”
阿诚叹了口气,自窗子走了,消失在黑暗中。凭着超凡的五感,他能听到屋子里的妇人念叨着,“什么时候走的?怎么一眨眼功夫人就不见了?连饭都不吃啊?”

评论(13)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