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元枣

【楼诚】战时关系(哨兵向导欢乐向)(8)

八、

阿诚到家的时候,饭点早过了。阿诚刚在犹豫是不是先去厨房找点东西垫一垫,只听书房明楼的声音唤道,“阿诚。”
阿诚叹了口气,只得往书房走去。
明楼少见的戴着眼镜,坐在沙发上看书。阿诚顺手带上房门,听见身后人道,“回来得挺晚。”
阿诚转身递上文件道,“任务完成了。只是过程中,发生了一点状况。”
明楼一抬眼,透过眼镜的上沿看向他道,“什么状况?”
阿诚道,“接触目标时,被一个日本军官撞见了,暴露了我的名字。”
明楼连忙问道,“什么日本军官?情况严重吗?”
阿诚一摇头,“目标没给我提供太多信息,只知道他姓中村。他看上去自有应对的方法,不需要我们插手。哦还有,目标说谢谢你的情报。”
明楼思量了一下,而后轻笑一声。阿诚拿不准他大哥是什么意思,只得站着不动,只听眼前人不愠不火地问道,“除此以外,还有什么别的状况吗?”
阿诚一愣,“没有了。”
明楼合上书,摘下眼镜打量了阿诚一会儿,直看得阿诚浑身发麻,才道,“你坐下。”
阿诚不由得迟疑了一下。明楼看他不动,沉声解释道,“治疗。”
阿诚依言坐下。熟悉的指尖刚要触及到太阳穴,阿诚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地往边上躲了躲。随后阿诚惊讶的发现,他在大哥突然蹙紧的眉头中似乎看见了一丝恼怒。
“怎么了?”依旧是明楼平静而不容置疑的声音。
阿诚定了定神,“没什么。”
于是他闭上了眼睛,进入了例行的治疗。
阿诚今天的行程颇为惊险,多次打开哨兵能力,中途又遭遇精神力暴走。此番接受治疗,只感觉疲惫了一天的人沐浴在热水中,仿佛全部的疲乏都在离他远去,而精神力在不知不觉中一点点回归。
治疗结束了,阿诚才懒洋洋地睁眼,却见到明楼面目表情端坐在他面前,一副有事要谈的样子。阿诚赶紧打起精神,小心翼翼地问道,“怎么了?”
明楼用干硬的声音问道,“刚刚问你有什么异常状况你不说,你的精神壁垒又是怎么回事?”
阿诚心想,估计是徐天给自己做的精神稳固被大哥察觉了痕迹,眨眨眼道,“今天遇上日本人之后,我的精神状况有一点不稳定。目标恰好是个向导,帮我的壁垒做了一下稳固。”
“恰好是个向导?”明楼冷笑了一下,站起身来训道,“上海一共能有几个向导?这么巧就能被你的目标赶上?你知不知道哨兵的精神壁垒被攻击是什么后果?这么随随便便把壁垒暴露给别人,要是遇到敌人怎么办?要是被叛徒出卖了怎么办?你有没有想过后果?”
阿诚被训得又气又急,硬是不想承认精神力暴走的事情,直愣愣回道,“目标的向导能力很强,与日本军官周旋也显得颇有敌后经验,我不相信他是叛徒。”
明楼难以置信地看着他,怒道,“你刚跟他接触了一下午,就能判断他的性质了?是不是再过两天我就得去恭喜你们联结了?”
忽然间,有一丝念头闪过阿诚心头。阿诚缓缓抬起头,盯着眼前人一字字道,“你认识目标。”
明楼先是略微的讶异,然后察觉到即使刚刚还没有证据,他这一惊讶已经露出了破绽。阿诚对他的一举一动实在是太熟了。于是只能在心里叹了口气,复又施施然坐好道,“徐天是我赴德秘密特训时,遇到的同学。”
阿诚有点恼了,着急问道,“为什么之前不告诉我?”
明楼却不再回答。
一串念头在脑中闪过阿诚的脑中闪过,他像是一边理着思绪似的,缓缓道,“你早知道徐天是向导?”
明楼看着他,并不言语。
阿诚眯起眼睛,“那个法国巡捕,是你的人?”
明楼依然不动。
阿诚站起身来怒道,“你这样做是什么意思?”
明楼略避过了眼去,不再看他,“我以为,你不大喜欢太刻意的接触方式。”
阿诚难以置信地望着他,一时竟然说不出话来。
明楼接着道,“徐天这人,我在国外执行任务时也有过接触,是可以绝对信任的。你的情况,刻不容缓……”
“大哥!”阿诚粗暴地打断了明楼的话,“我从十岁进入明家,学业,事业,任务,家庭,皆是您一手主导。现在就连我的情感,您也忍不住要插手控制是吗?”
明楼哑口无言,心想这根本是两回事,可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阿诚看向明楼,冷笑道,“如果您非要我联结了才能安心,那就来吧。只是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希望您能记住。”明楼从阿诚的表情里读不出喜怒,“阿诚这条命是明家给的,将来无论是给了大姐、明台还是您,阿诚心甘情愿,这与我是不是哨兵无关。我即使精神暴走五感残缺成了废人,也必定不会拖累您的。请您也行行好,别再插手我的事了,好不好?”
明楼直直地看着眼前人,半天没有动静。阿诚看明楼没有反应,便撇撇嘴径自走了。
明楼坐在沙发上久久回不了神,震惊之余,脑子里盘绕着两件事:第一是,阿诚这孩子,居然真对自己有意?第二则是,大姐果然厉害,他在家里这重重伪装,是怎么瞒得住大姐法眼的?

评论(13)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