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元枣

【楼诚】战时关系(哨兵向导欢乐向)(9)

九、

明镜带着桂姨去苏州处理生意上的事,明台面粉厂那边忙着进货一大早就出去了。第二天一早,家里只剩明楼和阿诚相对吃早餐。
阿诚到的时候,明楼已经坐在桌前了。阿诚装作没事人似的,念叨了一句“大哥早”就拿起了筷子和报纸,边吃边看。饶是如此,阿诚还是忍不住察觉到,桌对面那人视线一直紧盯着他,阿诚如芒刺在背,要多不自在有多不自在。
阿诚一清嗓子,刚想随便说点什么,只听明楼道,“阿诚啊。”
“嗯?”阿诚抬起头,他现在太需要一个能自在搭话的机会了。
只见面前人目光炯炯,皱着眉问道,“你要我怎么追你?”
惊得阿诚一口豆浆喷了出来。

其实昨天晚上对明楼来说也不好过。
明台的态度,大姐明里暗里说的话,都让他心下有了计较。明楼也在反思,他这样不管不顾把阿诚绑在自己身边确实是不妥,至少要让人多一种选择吧?
明楼原本想借这一次机会,让阿诚和徐天先见上一面,没想到阿诚居然去了那么久,回来时身上还明显带着那人向导素的味道!这怎能不让人火起?这孩子对待自己的事情,就那么不上心吗?
明楼在探查阿诚精神状况的时候,就知道徐天并没有对他的精神壁垒进行什么修补,或者说,他不过只是顺手稳固一下。
明楼精于的是计算和定位,对敌作战经验丰富,可是这些年来不论是哪一方都没让他把精神力用在治疗维护上。阿诚的精神壁垒虽然虚弱,但是原本并没有达到稍微一开启就要暴走的状态。然而明楼也并不通晓治愈之术,最近的所谓的治疗,大多不过是抽调自己的精神力弥补阿诚的精神漏洞。一时半刻似乎是有所好转,可是二人的精神力到底不同,阿诚虚弱的壁垒状况又无法自行转换从他这里输送过去的强大精神力量。换言之,阿诚的精神壁垒,像是由两种完全不同的材料构建而成,根基不稳,那么他提供的精神力越多,精神暴走的隐患就越大。
其实这一点,明楼在观察到徐天为阿诚做的稳固时就已经察觉了。他气的是,这孩子为什么连精神暴走这样大的事都隐瞒不报?连徐天他都可以绝对信任,自己就不行吗?
直到阿诚那最后一句。

阿诚被他大哥一大早的惊人言论吓得站起身来,又退后两步,颤抖着声音问道,“大哥,您刚刚说什么?”
明楼夹了一筷子雪菜,镇定道,“你听到了。”
阿诚一眨眼睛,“我是听到了。但是我听不懂您是什么意思。”
明楼停下筷子放在碗边,抬头看他,“还能是什么意思?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阿诚重又坐回椅子上,双手搁在桌子上,认真道,“大哥,我觉得我们需要谈一谈。”
“好啊,你想怎么谈。”他今天早上就是做好了谈话的准备的。
阿诚想了想,换了个角度切入,“大哥,我以为我们已经都说清楚了,联结这事已经过去了。”
明楼睨他一眼,“说是说清楚了。但我可没说这事过去了。”
阿诚苦笑着揉眼睛,“您能告诉我,咱都说清楚什么了?”
明楼施施然道,“你昨天回来,先是没跟我报备精神暴走的事情。”
阿诚心下一凛,只听明楼接着道,“然后得知跟徐天接触是我安排的之后,又莫名其妙发了通火,表示坚决不愿跟他联结。”
阿诚心里暗叫不好,明楼的话却还在继续,“再然后,你又跟我说了一通什么,生是明家的人死是明家的鬼之类的话表忠心。这我要是再听不出来,可不愧对这十几年的斗争教育?”
阿诚这下彻底绝望了,面如死灰地看着桌对面那人。后者依旧望着他,云淡风轻道,“你对我有意。”
静默。
片刻之后,阿诚突然跳起来说,“我去准备车。”然后一下子就蹿不见了。明楼从背影看到他微红的耳根,心情甚好,拿上外套步履沉着地跟了上去。

阿诚听到明楼的言论,只是初时有些震惊,随后就冷静了下来。暗恋的心思藏了这么多年,早就不新鲜了,发现了就发现了呗。自从他被明家大少追着要求联结,搞得人尽皆知之后,阿诚觉得在这个家里他已经再没什么脸面好丢了,他那点见不得人的小心思跟这事一比,简直算不得什么。
阿诚开车的时候,已经恢复如常了,可后座上的明楼却保持着早饭时的好心情。见阿诚没有主动开口的迹象,明楼也决定给他点时间想一想。一路两人居然破天荒的什么话都没说。
可是这一沉默,居然一直持续到了晚上。一整天,俩人除了工作上的必要对话,居然没就私事谈一个字。当晚例行治疗过后,还是明楼忍不住了,试探问道,“今天早上的事……”
阿诚站起身,仿佛不经意地打断道,“今天早上什么事?”
明楼一愣,然后道,“关于我今天早上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
阿诚语气依旧轻松,“什么问题。”
明楼道,“我该怎么追你?”
阿诚反问道,“你为什么要追我?”
明楼不急不缓道,“我以为我早上已经说过了,你对我有意,是这样吧?”
阿诚调整了一下站姿,正对着明楼,看着他的眼睛道,“明长官,我是喜欢你,可是这与你要追我,有什么关系?”
明楼瞪着眼睛愣了一下,然后定了定神道,“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你昨天跟我说那番话的意思,是指不愿意接受纯工作关系的联结安排,希望我能尊重你的情感。”
阿诚深深望了他一眼,点了点头,示意他接着说。
明楼舔了一下嘴唇,接着道,“刚刚你又承认,你对我有意。既然你要求的联结关系中包含浪漫关系,我亦不反对,那我为什么不能追求你?”
明楼转回头看阿诚的时候,才发现不知何时他已经站得很近了,只听见他在自己耳边轻声说道,“大哥。喜欢谁,是我的事。跟谁联结,也是我的事。是不是要跟喜欢的人联结,还是我的私事。我以为我昨天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希望你不要插手。”
说完,阿诚退了两步,脸上挂着一抹淡笑,道了句告辞就不见了。明楼心下诧异,阿诚在他身边一向是一副忠诚踏实,精明强干的样子,没想到他似笑非笑,神采飞扬的样子,居然是那样好看。

评论(12)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