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元枣

【楼诚】战时关系(哨兵向导欢乐向)(10)

十、

第二天是星期六,明台一大早囫囵喝完粥抓上三明治就往外面跑,却听见他大哥在身后唤他。明台一回头,只见一只羽毛球拍劈头砸过来,被明台一把夺过。要不是军统特训锻炼过躲闪,这一下非得砸实了不可。
明台惊魂未定,却见他大哥身着运动服,手里玩儿着另一只球拍,站在门口台阶上,悠闲道,“什么事啊,火急火燎地往外赶?”
明台放下球拍无奈道,“大哥,今天真不行,面粉厂进货呢。”
明楼信步走到弟弟跟前,像是没听见似的,自顾自道,“难得今天空闲,陪我打会儿球。”
明台着急道,“不行啊大哥!今天来的是设备,得跟码头打交道。厂里就郭骑云盯着,我不放心。”
明楼悠闲道,“不就是面粉厂嘛,我既然能送给你,也能拿回来。你再考虑一下要不要陪我打这场球?”
明台心下想着,也不知道大哥今天又发什么疯,叹了口气,拿起球拍,没精打采地跟着兴致盎然的明楼,往球场走去。
明楼平常打球就总不给他留情面,却从来没有狠到这个程度。几乎每一拍都往死里扣,明台拼了命也就只能救回两三个球。
明楼又是一记狠拍,明台跑断了腿,身子探得过度而摔倒在地,却还是没接上。网另一段明楼喝道,“再来!”
明台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道,“不来了!”
明楼双手握拍支在地上,挑衅道,“怕了?”
明台上前两步气冲冲道,“怕什么怕?你今天这是窝了什么火,就知道拿我撒气?有事说事,没事我面粉厂那儿还一堆事呢!”
明楼少见地失神了一下,没搭话。
明台见状,语气也软了下来,一撇嘴道,“真有事儿?”
明楼拿起拍子,往场边走去。
明台就陪着他走到了桌子旁坐下,开了瓶汽水,冷不防道,“还是阿诚哥的事吧?”
明楼抬眼看他,“你怎么知道的?”
明台得意道,“除了阿诚哥,你还有别的事儿能找上我商量?说吧,怎么回事。”
明楼眨眨眼,平铺直叙道,“前两天,阿诚跟我表达了,他对我有意。”
明台一口汽水喷了出来,“他真这么说?”
明楼看了他一眼,“他没直接说,不过应该是这个意思。我跟他提了,他也没否认。”
明台急切地问道,“然后呢,你怎么说?”
明楼看着他,认真道,“我问他,我该怎么追他。”
明台决定他暂时还是不喝水了,瞪着眼睛看着他。
明楼俯身看了看自己身上也没什么异样,就问道,“你看什么?”
明台道,“我在看珍稀动物啊。都这把年纪还如此不解风情,一定是珍稀动物。”
明楼抄起羽毛球拍就要拍他,这次明台有了防备,机敏躲过。
明台一扭身子,贼笑道,“有进步啊大哥,知道要追人了?”
明楼坐定,喝了口汽水,没理他。
明台既然弄清楚了明楼叫他是做什么的了,也不含糊,当即坐正了身子,语重心长道,“大哥,这么些年你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吧?追人不是什么追的。阿诚哥知道你喜欢德大的焗蟹斗,喜欢蓝棠的鞋底,喜欢派克的钢笔。你呢?你知道阿诚哥喜欢什么吗?”
明楼并不言语,他一向对这些事看的不重,明台倒是会讨好,家里人都喜欢什么这位小少爷倒是门清。
明台看他没有反应,撇撇嘴接着道,“大哥,别的不说,阿诚哥可是成天出入海军俱乐部之类的风流场所,那些个少爷小姐们,多少双眼睛都盯着呢!您要真有行动的意思,可得抓紧点了!”
明楼突然觉得嘴唇有些发干,喝了一口汽水,不动声色道,“你接着说。”
明台见大哥总算不再是无动于衷,立即高兴起来,眉飞色舞道,“那咱们就讲讲具体怎么行动!你看看你,跟曼春姐好的时候,还知道请人家喝个茶,吃个饭什么的。阿诚哥呢?你除了让他下面,你请他吃过饭吗?”
明楼听着有些不自在,“我们俩天天一起吃饭。”
“那哪能一样?”
“怎么不一样?”
“情调啊!家里吃饭跟烛光晚餐,这能一样?”
明楼不再说话,明台以为大哥这是听进去了,兴致勃勃接着道,“还有,您有没有给阿诚哥买过什么礼物?”
明楼当即打断道,“他吃的用的都是我给的,哪需要什么礼物。”
明台抢白道,“那是你挑的?还是你给他钱,阿诚哥自己去买的?”
明楼无言以对。
明台摊手道,“你看,我说什么来着?你得花点心思,琢磨人家是怎么想的,投其所好……”
明楼站起了身。其实从刚刚明台教他怎么追求阿诚开始,明楼就一直坐得很别扭。烛光晚餐他吃过,珠宝红酒他也送过,只是如果将对象换成了阿诚,他就忍不住浑身起鸡皮疙瘩,“你说的这些我都做过,但是你阿诚哥不一样。”
明台怒道,“怎么不一样?你能对别人好,阿诚哥怎么就不行?”
明楼像是被难住了,想了半天,然后冒出一句,“他不是任务。”
明台一愣,随即挂上了一抹诡异的微笑,轻声道,“不是任务,那是什么?”
明楼像是被问住了。
明台也站起身,平视着明楼笑道,“大哥你好好想想,想清楚了,你就知道该怎么面对阿诚哥了。”
说完,明台拎上球拍径自回屋了,一路哼着小曲,留明楼一个人站着,仔细想着他之前的话。

评论(7)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