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元枣

【楼诚】战时关系(哨兵向导欢乐向)(13)

十三、

感慨归感概,眼下的问题也是要解决的。
阿诚清了清嗓子道,“你的精神领域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明楼没犹豫多久,决定据实相告,“昨天晚上你在打开了哨兵能力的情况下,跟我有了肢体接触。我忽略了防护,你的精神力投射进了我的精神领域里,暂时没办法得到融合。向导和哨兵感知精神世界的方式不大一样,你很难体会。非要描述的话,就像是向导对哨兵精神渗透的逆向过程,能明白吗?”
阿诚心下震惊。他是猜到明楼的精神不稳跟他有关系,没有想到居然这么严重。精神渗透他是切身体验过的,那绝对不是什么好的经历。阿诚颤着声音问道,“我能做什么吗?”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联结,精神领域融合成了一个整体自然就没有什么区分了...”明楼抬头看了一眼阿诚的表情,决定不再就这个话题说下去,“不联结的话,我只能靠向导能力慢慢消化掉多出来的部分。哨兵的精神力相比起来没那么温和,可能要费点力气。”
阿诚又沉默了。他习惯了明楼得力助手的身份,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因为自己的原因给对方添了麻烦,却没办法帮忙解决的情况,尤其是在明楼面临如此严重的危机时。
看着阿诚愧疚的表情,明楼心里也觉得有些不踏实。他跟阿诚照实相告的本意是不想让他胡乱猜测,没想到引出了这样的后果,便出言安慰道,“不必自责,没有打开精神防护是我的失误。再说,你也做不了...”
明楼话说到一半突然顿住了,阿诚见他犹豫,赶紧问道,“我能做什么?”
明楼眨了眨眼睛道,“或许...你愿不愿意,再吻我一次?”
阿诚像是没听明白什么意思似的,愣住了。
明楼接着道,“你也知道的,我的能力几乎都用来攻击和计算,于融合一道没有什么研究。昨天你的精神力入侵的时候,我甚至没察觉到有什么异样。或许再来一次,我能从中找到精神力内化的方法?”
阿诚像是突然清醒了,问道,“昨天无意中的已经造成了损害,再尝试一次,损害会不会更加严重?”
明楼摆手道,“这一次我会做好精神防护的。我也会打开向导屏障,感知一下你的精神力在我的精神领域里到底是怎么运作的,明白了这个应该就有破解的门路了。”
阿诚点点头,抬眼看见明楼依旧专注地等着他的回复,不禁笑道,“现在?”
明楼笑了。

明楼绕过办公桌走了过来,阿诚下意识地站了起来,而后像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过分紧张似的,又倚坐在了桌面边缘与明楼正面相对。
阿诚在他面前从来都是恭顺、放松的样子,看着眼前的有些紧张,又有些防备的阿诚,明楼感到有点陌生,又有点奇异的兴奋,额头上靠近太阳穴的血管突突跳着像是刺激着明楼的神经似的,引着人一步、一步靠近。
哨兵和向导的精神感知方式不同,阿诚没办法体验明楼的感受。没错,阿诚的精神力的确是侵入了明楼的精神境界,然而事实却并不像精神渗透那样危险和痛苦,反而是另一种危险在时刻折磨着明楼。
阿诚在明楼精神领域所建立的,相比起精神渗透,更接近一种不完整的联结。昨夜自从阿诚走后,明楼就浑身发麻,精神领域如同渴水之木,不断叫嚣着试图接近他的哨兵。这种情况在真的见到阿诚之后愈演愈烈,他的气味,他的样貌,他的动作,他的声音……每一次不经意的观察,都能引起浑身的颤栗。于是精神领域罢工了,它们决定在得到哨兵抚慰之前什么都不做,而明楼长官则夹在惹祸的哨兵和不听话的精神领域之间,艰难地维持着平衡。
阿诚答应他的亲吻要求之后,躁动的向导能力像是瞬间归了位,明楼此时的清醒理智甚至更超过平常,他观察着眼前人的细微表情,下意识地计算出细节蕴含着的每一种情绪。刚刚还处在失控边缘的全部精神力,此刻都用来取悦眼前之人--他的精神所认定的哨兵。
明楼的这副样子,让阿诚有些心惊。他的大哥,连杀人时都是一贯的优雅从容,何曾有过如此病态的专注?情况还在继续发展,明楼靠得足够进了,左手像是害怕他逃跑似的撑在了桌面上,他坐的位置左侧,右手则贴住了他的后脑,然后双唇相贴。
只一秒钟,阿诚就知道明楼刚刚那番有关科学探索的解释十有八九是胡说八道。明楼在执行任务中,吻过不少人,阿诚甚至亲眼见识过不少。不错,他吻技不差,但是从来都是温柔缱绻,绅士到让对方化掉的类型,哪里有过这样的亲吻?
昨晚那个温和的绅士不见了,眼前的明楼像是饿了几天的狼,直接而猛烈地席卷整个空间。与此同时,他的动作又如同手术刀一般,精确地照顾到每一个能引起阿诚反应的位置,并且不断加以折磨。他一定是故意的,阿诚想。但是一个专注亲吻着他的明楼是那样的难以拒绝,阿诚不由自主地用尽全部的力气加以回应。
不知什么时候,阿诚的衬衫已经不在原位了,办公桌上原本的物品也散落在地,明楼死死地搂着他的躯干,喘着粗气。阿诚在迷惑中闭着眼睛,只感觉到轻柔的触感顺着太阳穴袭来,一股闪耀着光芒的金色丝线蔓延进他的精神世界。安逸、舒适、完整,这种体验太过圣洁和玄妙,难以形容,阿诚只经历过一次类似这样的体验……等等!
阿诚猛地睁眼,将依旧吻着他太阳穴的人推开。明楼猝不及防,被推得一个踉跄,却还像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看见阿诚的表情,明楼才稍稍收拾了一下自己,就这么坦然地站在那里,接受阿诚的瞪视。
两人都没说话,一个坐在桌面上瞪着眼,一个像是感觉不到恶狠狠目光似的闲闲站着,就这么相对沉默了很久。
阿诚突然道,“你的精神领域,治好了?”
明楼点点头,“谢谢。”
阿诚扬了扬脖子,用犀利的口吻道,“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聊点别的了,明长官?”
明楼站着没动,也不知道听到没听到。
阿诚没管对方有没有反应,“我记得我们一个月前有过约定,没有我的同意你不会擅自打开联结通道了。”
明楼吸了吸鼻子,还是没说话。
阿诚接着道,“然后大姐找你谈过,你亲口答应除非我来找你,否则再也不提联结的事。”
明楼一皱眉,心想跟大姐的谈话他是怎么知道的。阿诚看一眼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当即道,“你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能不能请您先解释一下,刚刚这是怎么回事?”
既然阿诚这么说,那多半是明台偷听以后嚼的舌头。明楼想清楚了此节,慢慢开口道,“我觉得你可能有点误会。”
阿诚一眯眼,趁着把他吻得意乱情迷之时打开联结通道,要是他晚一秒钟发现,此刻联结说不定已经完成了,这还能有什么误会?心下火起,脸色却是平静,“还能有什么误会?你难道要说,刚刚那是在治疗?”
明楼一仰头,目光正对阿诚道,“的确是在治疗。”
看着明楼拿出了他一贯的老神在在的坦然样貌,阿诚竟然一时说不出话来。
明楼趁机接着道,“向导的精神领域和感知方式,与哨兵区别很大。就我之前的情况来说,昨天你精神力的入侵就像是对我发出了联结邀请,我的精神对你产生了回应从而躁动不安。因此,只有建立一个暂时的单向度联结,我才能让这些精神力平复下来,各归其位。”
阿诚转了转眼珠,明楼的这番言辞倒是找不出破绽,但就像是他之前要求亲吻时提出的要求也并无半点不妥一样,阿诚下意识觉得肯定哪里有鬼。
阿诚心里还在犹疑猜度之时,只听明楼接着道,“况且我以为,情况发展至此,我们俩联结应当是顺其自然的选择。”
阿诚眨了眨眼表示没听懂,“情况?发展?什么发展?”
明楼道,“你没发现情况已经变了吗?”
阿诚看着他没说话,那表情分明在说我看不出哪里变了。
明楼像是有些不耐烦,却又被迫拿出十二分的耐心解释道,“你看,你之前不同意与我联结,是因为虽然你对我有意,但是我对你没有同样的感情,而你对联结的理解又相对传统,所以不能同意与我联结,对吧?”
阿诚没摇头也没点头,呆楞着听他大哥接下来要说什么。
明楼见他在听也挺欣慰,接着道,“经过昨天晚上和刚刚发生的事情,你应该多少也看出来了,我对你的需求并非完全没有回应的。”
阿诚木讷地瞪着明楼看了一会儿,然后甩甩脑袋道,“什么叫我的需求?什么回应?”
明楼像是在烦恼怎么说明,左右踱了两步,然后道,“这样说吧。昨晚之后,我的精神领域,好像是认定你了。而刚刚的事情证明,我的身体对你也不是无动于衷。更别提从社会关系上来说,我们是百分百的合适。既然你又对我有意,我们为什么不联结?”
阿诚就这么坐在桌面上,茫然地愣了好一会儿。一时间,他觉得世界无比荒诞。之前十年过得都好好的,怎么这一个月乱七八糟的事情接踵而至,经历了心里的浮浮沉沉大起大落之后,怎么又好像绕回了原点似的?
眼前的明楼还在一脸期待地等着回复,阿诚只觉得头痛,他强迫自己定定神,想了半天,发现凭自己的逻辑是不要妄图说通明楼了。于是干脆简单道,“不行。”
明楼像是没有想到会被拒绝,惊讶得连问为什么都忘了。趁这个时间阿诚,已经整理好了自己的仪容和桌面,一副干练的样子站在他面前,带着职业化的微笑道,“明长官还有什么别的吩咐吗?没事的话我就先出去了。”
说完也没等明楼回复,寒了一张脸径直就走了出去。明楼则站在原地,一直目送他离开。

评论(24)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