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元枣

【楼诚】战时关系(哨兵向导欢乐向)(15)

十五、

第二天晚上,阿诚推门进书房的时候,看见明楼冲他微微点了下头,于是心下明白,这是军统上峰的命令到了,“降龙”计划正式启动。于是他也冲明楼点了下头,把门认真锁好。
明楼站在书桌前,慢慢摊开了一张平面图,背着身子道,“上峰指示,苍龙号返日,将秘密携带我华东战区详细的作战地图。日军军舰设计之完备,保密之森严,短时间内想要取出销毁地图难度太大,故而把任务目标定位击毁整个军舰。一来激励士气,昂扬我军斗志,二来也混淆一下视听,让他们摸不清楚我们是否知道地图在军舰上。”
阿诚点头道,“怪不得上级如此慎重,冒着暴露的危险也要我们与徐天小组联合行动。”
明楼轻叹一声道,“是啊。此次行动风险极大,策划必须周密,务必保证万无一失。”
明楼说着,将手点向了桌面上摊着的平面图,阿诚走到跟前细瞧,疑惑道,“这不是军舰的平面图。”
明楼赞许地笑了,然后道,“的确不是。这是日本高级客轮,玉子号。”
阿诚脑海中念头一闪,“玉子号将在军舰离港一周前到港,届时我们可以安排它停在距军舰区最近的位置。我倒是可以利用海关手续的事情上去,可是你们要怎么安排?”
明楼笑道,“苍龙号归日,将士返乡。我今天已经向周佛海先生报告,为促进日中友好团结,不如趁月底苍龙号返航时,举行欢送晚宴,邀请驻上海的高级将领和政府高官乃至于各界名流出席。周先生对此提议大为赞赏。”
阿诚何等聪明,当即回道,“而玉子号上,有着整个华东最为豪华的游轮餐厅。我明日就把话风放出去。将晚宴地点安排在玉子号上,自然有藤村长官身边的日本人替我们建议。”
明楼含着笑点点头,然后严肃道,“此番是我们在上海进行地下活动以来,最大规模的破坏行动。其涉及牵扯范围之广,不容半点轻视!下面我们商议一下详细的行动计划。”
阿诚点头,然后专注地商讨起了计划。一瞬间,两人又回到了默契的工作搭档身份,仿佛之前一个多月两人尴尬的兜兜转转都不存在似的。阿诚在心底承认,他是想念这种一心一意听从明楼指挥,令行禁止,同时又是亲密无间的日子的。一面紧张地与明楼商议着计划细节,阿诚心里却是十分松快。

离苍龙号离港还有半个月。明楼的目标过于明显,不便参与行动。为保证万无一失,阿诚多次借职务之便,赴港考察与玉子号结构相同的客轮。他们甚至在玉子号到港后,参考其与苍龙号的相对位置,根据明楼的设计,组织了一场徐天小组和明台小组集体参加的模拟演习。
演习回来当夜,明台表现得很是兴奋。汇报工作的时候,等阿诚一说完基本情况,就迫不及待地冲明楼道,“大哥,那个共党的向导很厉害啊,我看不比你差。”
明台还没察觉,倒是阿诚看出了明楼铁青的脸色,对明台道,“行了,你今天也辛苦了,赶紧回去休息吧,养足体力准备实战。”
明台看了一眼阿诚,又看了一眼明楼,眨了眨眼睛道,“行,我回去了。你们慢慢聊。”
说完就猫一般乖巧地离开了,还体贴地带上了门。原本没什么,给这孩子一闹倒是无端生出几分尴尬。阿诚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就这么愣愣站着。
明楼见阿诚虽然直挺挺地站着,眼圈却是发黑,神色间全是掩饰不住的疲惫。随即想到,这一向,”降龙“计划的准备工作几乎都是阿诚出面执行。白天要操心经济司的财务往来,夜晚还要实地考察执行秘密任务,忙得几乎没有睡眠时间。况且他的精神壁垒还不甚稳固,不知是不是吃得消,于是明楼轻咳了一身,问道,“你最近还好吧?“
阿诚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明楼素来甚少询问他的个人情况,他都是直接观察的。自从”冷战“莫名其妙地开始又结束了之后,更是没有这样直接关心过他的私人状况了,因而,一时愣住了不知怎么回答。
明楼见他不回答,也有些尴尬。自从上次的”冷战“事件之后,他就有点不知道怎么跟阿诚沟通。难道他刚刚简单的关心,也触到了不该碰的地方,惹得阿诚不高兴了?此时正是战时,明楼不想把事情扩大,只想维持着现阶段这种微妙的平衡关系,先把计划完成了再说,于是也不强求他回答,用和缓的语气道,”你也辛苦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阿诚看明楼这么说,心里知道他应该是误会了,“我没事。刚刚可能是太累了,一时走神。”
明楼什么都没说。
阿诚真的是累了,此刻也懒得去猜明楼到底在想些什么,开口道,”我回去休息了。”说完就转身离开。
明楼其实没有在想什么复杂的事情。他只是发现,原来阿诚也并不反对他的关心。那么阿诚之前到底在生什么气呢?明楼决定把这一切放到“降龙”计划结束以后再去想。

深秋,上海滩港口的夜色光滑如缎。玉子号上灯火通明,遥遥望去似一颗夜明珠般闪耀。
这颗皎洁的明珠,今夜注定要染上血色。
阿诚少见地没有跟明楼一起出现,而是等明楼在甲板上露面,与要员们寒暄过之后才匆匆赶到。
明楼佯装不悦,冲阿诚道,“让你去接人,怎么搞到现在?”
阿诚低头道,“曼春小姐突然感上了风寒,怕是无法出席了。”
明楼身边的官员一听,便打趣他今夜要做单身汉了。明楼笑着应对,眼神划过阿诚时,冲他几不可见地点了一下头,以示赞许。
明明只是简单的暗号,阿诚却因为明楼的表情莫名其妙的一阵慌神。他随即想到今夜是特殊任务马虎不得,赶紧收拾了乱七八糟的心思跟到了明楼的后面,暗中为他提示显贵们的身份,陪着他一个个打招呼。
不一会儿,有两人分别着西装警服站在了明楼面前,不用阿诚提醒,明楼便笑道,“到底是周先生的面子大,居然把你也请来了。”
徐天也是笑着,“巴黎一别,至今也有五年了吧。现如今,明长官是新政府的要员,前程似锦,我徐某人却只求在家安心侍奉老母,来年开间饭馆,做点小本买卖,也就了此一生了。”
明楼严肃道,“这是怎么话说的!眼下新政府正是用人之际,像徐先生这样文武通才,正是我们最需要的。不知是否方便借两步说话?”
说着明楼冲身边的侍者一使眼色。宴会的安保工作甚是严密,全部侍者皆有特训背景。明楼身边这个本是76号里的机要秘书,听到明楼刚刚的谈话当即明白他这是要拉拢徐天,准备谈条件了,于是心领神会的将两人领到了一处僻静茶室。
阿诚识相地立在门口没跟进去,而徐天身边的那个警察制服的人,居然莽莽撞撞地要往门里跟,当即被侍者拦了下来。
明楼一皱眉,却只听徐天道,“让他进来吧,他是我的哨兵。”
侍者心里一惊。看这徐天斯斯文文的,却被明楼这般厚待,是向导也不稀奇。只是他身边这个纨绔一般的汉子居然也是个哨兵,真是让人另眼相看。
明楼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那哨兵,然后淡淡道,“阿诚,你也进来。”
徐天含着笑看向明楼,像是一眼望穿了他那点心思似的。
侍者是不知道这两位大人物在打什么哑谜,只能将阿诚请了进去,替他们在舱外关上了门。同时暗中希望这位明长官的招揽计划不要成功,否则,往后在政府大楼上班,日子或许会更不太平。

评论(10)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