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元枣

【楼诚】战时关系(哨兵向导欢乐向)(16)

十六、

舱门关闭,徐天刚想设置向导屏障供几人秘密交谈,一探查却发现整个茶室早已被布上了坚不可摧的空间屏障,再抬眼一看,明楼抱着臂闲闲立在那里,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徐天不禁笑了一声。
明楼见状一挑眉,“你笑什么?”
徐天一边用咳嗽掩饰笑意,一边道,“我理解的,再理智的大脑也比不过荷尔蒙。不过你看,我已经有哨兵了,在我面前你不必炫耀,第一向导。”
阿诚紧了紧眉,每当徐天说起关于向导体质的问题,他总是不确定徐天想要表达什么。
明楼倒像是听懂了,紧抱着的臂膀松开了,随即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徐天笑得更加诡异,却不再言语。
明楼轻咳一声,看着徐天身边的哨兵道,“这位你不介绍一下吗?”
徐天和和气气道,“说过了,这是我的哨兵。别的你就不需要知道了。”
明楼眯起了眼睛。他之前安排阿诚与徐天见面,暗中是与徐天取得过联系的。那时候徐天半个字不提他已经有了联结哨兵。如今突然冒出来一个咋咋唬唬的巡捕说是他的哨兵,居然连名字都不介绍。明楼当然没打算就这样轻易放过他,面上却不露,笑道,“我倒不知道,你什么时候需要哨兵了。”
那巡捕一听就怒了,前跨一步挡在徐天面前,朗声道,“是老子先看上的徐先生,怎么了?”
明楼略打量了一下那巡捕,冲徐天道,“贵党就是这样管教下属的吗?”
巡捕一听更是着急,徐天轻扯了一下却拉他不住,只听他接着道,“怎么说话是我铁林自己的事,你别瞎攀扯什么党!”
明楼听后笑眯眯的没说话。徐天则叹了口气,轻轻把铁林拉到自己身边。明楼这一试探基本把他这边的情况都摸透了:对第一个问题的反应,说明铁林真的是他的哨兵,并非是任务需要临时配对。对第二个问题反应强烈,则说明铁林是新近发展的党员,并不知道明楼他们的真实身份。
徐天苦笑道,“底我也都交了,咱们是不是可以交换一下情报,准备工作了?”
明楼满意地点点头,冲阿诚一示意。
阿诚领会,把带在身边的海港平面图摊开铺在了桌上,实际却没有专心致志想着工作。他也发现,明楼今天确实有点奇怪。三下两下套出对方的话,这对明楼来说不是如饮水吃饭般平常的事么,更何况对付的只是个一看就没什么城府的巡警,还是自己人,也值得这般得意?
阿诚心下腹诽,面上却不动声色。见地图完全摊开了,便指着地图,沉着介绍道,“这是我们所在的玉子号,往东一公里,是任务目标苍龙号。我们的北方,也就是玉子号的西北方向,是港口的灯塔。这会儿明台小组应该已经秘密潜入了,一接到任务信号,他们就会立即对苍龙号上的瞭望台进行狙击。”
“为了避开岸上灯光,我跟铁林会泅水到达苍龙号。”
阿诚看向徐天,“徐先生,您跟铁林有精神联结,能准确定位到我们的位置,所以您负责苍龙号上的精神屏蔽。”
徐天点了一下头,旁边明楼的表情高深莫测。
阿诚又看向明楼,“明长官负责玉子号上的精神屏蔽。”
明楼也点了一下头,表示明白了。
阿诚没空去想明楼的心情,舔了一下发干的嘴唇,接着道,“任务开始信号是今晚八点的烟火表演。我们会利用舰上留守士兵注意力分散之际,从他们的背后登舰。然后我们会尽力避开与士兵的正面冲突,直奔舰队中心火药库,点燃引物之后立刻撤离,务必在爆炸前回到玉子号上。”
阿诚说完,看向大家,众人皆没有什么疑问。明楼查看了一下手表,现在是七点一刻,再过五分钟阿诚他们就要准备出发了,“行了,是时候把门口杂鱼清理一下了。”
明楼说着,就往舱门口走了两步,准备开门。却见徐天笑道,“何必那么麻烦。”
说完,徐天上前两步推开了舱门,之间先前引他们进茶室的侍者一滩软泥般顺着门倒了进来。
明楼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人,又抬眼瞧见笑吟吟的徐天,不禁对他刮目相看。能突破自己的壁垒实施精神催眠,这可已经超越了普通高阶向导的能力级别了。
徐天依旧站在门口,如主人般冲明楼道,“请吧。”
明楼睨了他一眼,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茶室,仿佛地上躺着的不是个人,真是滩软泥。徐天则跟在他身后,往宴会甲板走去。
他们身后,阿诚叹了口气,好歹把人拖进了茶室躺着,然后与铁林示意了一下,往明楼他们的反方向出发。

评论(8)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