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元枣

【楼诚】战时关系(哨兵向导欢乐向)(18)

十八、

阿诚和徐天踏着点回到了玉子号。按照计划,他们将在宴会开始前入席,爆炸设定的时间则在半个小时之后,届时他们都会在应该在的地方。眼下,他们也按照计划在出发前的茶室整理装备。
一切似乎都很顺利,不,是过于顺利了。阿诚没理由的一阵心慌,换装备的动作却丝毫不慢,旁边被徐天放倒的侍者睡得像个死人。
持续半个小时的烟花表演终于结束,宾客们虽然还意犹未尽,眼见冲田已经站在台上了,只得慢慢地各自入席。
明楼终于在视野边缘发现了想见到的人,阿诚西装笔挺踏上甲板,冲他笑笑。他知道阿诚的这个表情,是让他放心。
明楼也笑了,他的确放心。明楼在心里承认,自看到冲田那一刻起,他就有些惴惴不安,生怕会出什么变故。这些不安在看到阿诚的一瞬间就都没了。
阴谋肯定是有的,然而此时阿诚在他身边,纵使冲田有什么诡计,千难万险总有自己护着他,怕什么?
阿诚走到了前排的座位,跟在明楼身边坐下。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铁林也已经站在徐天边上了,看见了他的目光就毫不避嫌地笑着冲他举杯示意。阿诚心里责怪他太过张扬,却也只能举杯回敬。
边喝着酒,只听身边明楼用只有他能听到的声音轻轻问,“烟花好看吗?”
阿诚心知这是在问任务执行的情况,于是转过头面向明楼,眼里满是璀璨,用坚定的声音笑道,“好看。”
明楼嘴角浅浅弯了一下,复又回归常态。
阿诚突然觉得不对。每次任务完成,明楼虽然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却是很激动的。那是一种近乎嗜血的刀刃饱饮了一通鲜血的快感,有点残酷却又压抑不住,这些外人看不出来,阿诚还是能察觉到的。看他此时的神情,反而是有些忧虑?阿诚顺着他的目光往台上望去,立即愣住了,是冲田!
宾客入席的速度很慢,立在话筒后面的冲田洋介没有催促,微笑着等所有人都坐定,才缓缓开口,说得是日语。
“各位晚上好,我是苍龙号的前任指挥官冲田洋介。”
刚说到这里,就有宾客鼓掌欢呼,气氛一片欢腾。冲田也不生气,依旧保持着礼仪,静待欢呼声过去,才接着道。
“欢迎大家来参加苍龙号的送别晚宴。鄙人代苍龙号的所有将士,感谢大家的到来!今天,是战士们回家的开心的日子。可是今天晚上的烟花表演,让我不禁想起了更多不能返乡的将士们,他们的热血洒在了大东亚,他们的尸骨也只能留在中国。”
宾客间渐渐泛起了窃窃私语,阿诚也意识到了冲田致辞有些不对劲,转头看明楼,只见他皱起了眉,神色凝重。
冲田像是完全没有察觉台下反映似的,接着道,“相信大家也知道,我刚刚失去了一名非常重要的战士。”
全场突然鸦雀无声。冲田的神色暗了暗,艰难道,“中村少佐,是我优秀的战友。他是我忠实的哨兵,也是最好的朋友。他的离去,是我的损失,也是大日本帝国的损失。我提议,让我们敬他一杯,也敬所有为帝国献身的将士们。”
冲田端起了酒杯,宾客们也都应声举起了酒杯。阿诚举着杯瞥了一眼身边的明楼,却发现明楼居然没有举杯,只是专注地盯着台上的冲田,神情严肃得吓人。
敬完酒,冲田不知是有意无意地往明楼这边看了一眼,见他全无动作居然轻笑了一下,然后道,“虽然中村少佐的死亡,对我们来说是意外的打击。可是,前不久我却获得情报。”冲田停顿了一下,审视着整个宴会席,声音冷得可怕,“他的死亡本身并非意外。”
阿诚惊讶地瞪大眼睛看向了明楼,发现明楼依旧沉稳坐着,只是神色依旧不轻松。
冲田用冷得能瘆出冰碴的声音,硬是压住了宾客们恐慌的交谈,“中村少佐,死于中国特工的暗杀行动。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突然要杀中村。不过我知道,不管他们是谁,今天一定在这条船上!”
宾客们的恐慌已经不止局限在交谈上了,不少人已经准备离席,场面乱成一片。冲田像是早有准备似的,从容地掏出枪,麻利地上了膛,朝天花板开了两枪。一时,所有人吓得愣住了,冲田趁这个机会接着发言,语言切换成了中文,笑得危险而残忍,让人头皮发麻,“特工先生或是小姐们,你们好。我是一个失去了哨兵,只有精神废墟的向导,在战场上能给大日本帝国带来的利益有限了。不过在死之前带走你们的命,我想我还是可以做到的。”
船舱突然一晃。眼尖的宾客发现,将整艘客轮拴在岸边的粗壮绳索居然断了!以念力驱动实物,居然能做到这种地步,着实令人震惊。更何况这还是一个哨兵刚刚去世,正处于哀悼期的向导!
可惜,此刻显然不是赞叹冲田向导能力的时候,宾客们很快发现,绳索断了后不久,整艘船也在慢慢地发动行驶。任冲田的向导能力再强,这也不是他一个人可以做到的事。
像是理解了宾客们的疑惑似的,冲田耐心解释道,“玉子号的船长,是我的老部下,退役后依旧对我保持着忠诚。我,感谢他。”
说到这里,一直保持着假笑的冲田神色居然黯了黯,语句也有了停顿。忍耐到现在都没有发出声音的藤田,此时也终于急了,趁此机会冲台上喊道,“冲田长官,你到底想做什么?”
冲田像完全没听到似的,复又摆上了熟悉的假笑,依旧用中文道,“作战地图,根本不存在。我没有想到的是,我亲自来了,居然还是没发现你们行动的踪迹。不过都没关系,二十分钟以后,玉子号就将进入苍龙号的警戒区。不管你们采取了行动与否,今天都是活不成的。全上海的高官给你们陪葬,是不是很有面子?”
此刻,任凭冲田怎么威胁,人群总是要乱了。哭闹声,哀号声,跑动声不绝于耳。
可是船已经离岸。
上船之前,所有官兵的武器都要没收,只有迟到的冲田未被搜身。所以藤田此刻也拿台上的人没办法,当即带人下了船仓去搜查救生艇。不出意外,本应携带的救生艇也不翼而飞了。
阿诚站起来道,“我去查看有没有别的救生设备。”
说着就要离开,手却被明楼一把抓住。阿诚惊讶地回头望了一眼明楼,明楼只是盯着他,并不说话。一双眸子雪亮。
情况着实混乱,估摸着没人能听清他们的对话。阿诚情急之下,只得小声快速道,“我必须回去,爆炸会波及玉子号,到时候整个华东战局就乱了,那么多同志流血牺牲所换来的局势全都毁了!”
明楼还是不说话,抓着阿诚手的力道却是死紧。阿诚见甩不脱,只好咬咬牙,用上了哨兵能力,一点点挣脱了明楼的手。明楼手上的力一直不见松,却仍旧被他挣开了去。
摆脱了明楼,阿诚赶紧往甲板下跑,下楼之前还是熬不过,回头望了一眼。只见明楼没追,愣在原地,盯着阿诚离去的方向,丢了魂似的,在四散奔逃的人群中格外显眼。
阿诚的心里像是突然有什么东西炸开了,可是眼下的情形却由不得他多想。于是转身下楼,往茶室奔去。

评论(9)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