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元枣

【楼诚】战时关系(哨兵向导欢乐向)(19)

十九、

铁林赶到茶室的时候,阿诚的装备已经换到一半了。看见他进来,头也不抬道,"你回去保护徐先生和明长官,炸弹我去拆除。"
铁林看他一脸毅然决然,也不着急,抱臂靠在门前道,"怎么着?便宜我?我可受不得你这份人情。"
阿诚抬头看他,严肃道,"我没这个意思。玉子号上有冲田,哪边更危险还不一定呢。你好好保护两位长官,出了事,我要你拿命抵。"
阿诚这边严厉的很,铁林却是给逗乐了,悠哉道,"心疼了?不放心了?不放心那你就留下呗,拆弹这种事还是我们粗人去比较合适。"
阿诚瞪了他一眼,也没说话,兀自整理着装备。铁林没被搭理也不生气,往前走了两步,在阿诚耳边轻轻道,"真要去拼命啊?你跟明长官还没联结吧?万一出了点什么差错,能舍得?"
阿诚动作短暂地一滞,复又恢复了,反问道,"那你呢,你就舍得你的徐先生?"
铁林爽朗地笑了两声,然后道,"徐先生是我的向导,我们的事,不用你插嘴。"
铁林这话直戳阿诚的痛处。他跟明楼不清不楚了这两个月,眼下还没闹出个结果。若是自己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想来也是不会安心的。可是阿诚也明白,不管对明楼还是对他来说,任务永远是第一位的。
见阿诚没回话,神情很是难看,饶是铁林这样的粗线条,也知道自己是说错话了。于是铁林叹了口气,上前两步欺近阿诚。阿诚心里有事,对他又全无防备,兀自对付着笨重的装备。直到被铁林掐住了他后颈的神经,才震惊地发现自己无法动作了。
铁林笑道,"不知道你是怎么当的哨兵,教你一招。这个,只在哨兵对付哨兵的时候管用,对敌的时候第一要义就是护好脖子。"
说着,铁林已经打开了房间的舷窗,左右晃了两下脖子舒展筋骨,嘴上还是不停,"你们科班训练出来的就是教条,这会儿乱成这样,执行完任务回不回来谁能察觉?穿什么装备,还增加负重。"
说完铁林就脱了制服外套,准备跃入大海。此时,哨兵天生的机警让他察觉到了一丝诡异,于是他回头看了一眼。就在这时,脖子后面的神经被人狠狠掐住。
然后,只见阿诚站到了他的跟前,甚至已经脱下了笨重的泅水装备,冲他笑眯眯道,"我学得可是很快的。"
铁林完全没有想到,阿诚居然这么快就能挣脱精神管控的束缚,心下大惊,暗想,这个没联结的半吊子哨兵怎么会有这么丰厚的精神储备?
阿诚知道精神管控的时间不长,为了避免刚刚那样的僵持,迅速爬上了舷窗。临入水,却稍微犹豫了一下,才转头冲铁林道,"你帮我带句话给明长官。"
铁林此时无法说话,只能由着他交代。
"我同意了。"
说完,明诚就转身跳入了海中,消失不见。很快,铁林也摆脱了精神管控,朝阿诚离开的方向望了一眼,心里想的却是他临走时候那句话。铁林不确定自己看没看错,一直以严肃神情示人的明诚居然笑了,而且笑得非常缥缈,仿佛处在另一个时空似的。

明楼心里不踏实。
自玉子号突然启动开始,明楼这边也立即暗中采取了行动。明楼负责控制冲田洋介,切断他对驾驶舱的精神屏蔽。而徐天则出发前往驾驶舱,试图控制船长。隔着向导屏蔽实施精神麻醉这一手,作为徐天的独门绝技,明楼是见识过的。
然而,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冲田的向导能力不见得比明楼高明,奈何早有准备。明楼探查后发现,冲田居然在驾驶舱的屏蔽罩和自己的精神领域之间,建造了一个单向度的"桥",让屏蔽罩可以自行提取他精神领域中的精神力使用。明楼他们没有提防到冲田的这一手,因为这简直太疯了!情况一旦失控,精神力过度抽取是会致命的!
可是,冲田看上去则是谋划已久的。他所建立的"桥"甚至具有物理属性,建造起来消耗非常大,需要好几天的时间内反复投入精神力。故而,自冲田的演讲开始起,明楼只能不发一言,一刻不停地在冲田的精神领域外部实施对抗。明楼依靠临时调取的精神力,对抗冲田的整个精神领域,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此时,明楼最关心的却不是这个。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冲田的所有行动,眼角却关注着甲板边缘。终于,他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回来的人是铁林。
铁林此时也顾不上避嫌了,直接找上明楼,"明长官。"
明楼正执行着精神对抗,不好言语。只是抬头示意了一下楼上。铁林立刻明白,这是让他去驾驶舱支援徐天,物理攻击破除屏蔽。于是简单点了下头,就匆匆上去了。
明楼说不好心里是什么滋味。按照他的计划,铁林留下,阿诚去苍龙号,是最好的安排。因为在完全无法开口沟通的情况下,接下来的行动,只有阿诚跟他才有默契把戏演得天衣无缝。但是,看见铁林追去的那一刻,明楼却有了私心,他居然强烈希望铁林能把阿诚换回来。
明楼的计划中,有一枚弃子。去往苍龙号的哨兵不论是谁,在他出发的那一刻起,生死只能天定。
明楼天生拥有强大的向导能力,从来不信任何神,此时也不知道向谁祈祷。他只能将所有精力投入任务,逼着自己不去想阿诚要是有个万一,他会怎么样。

明台和于曼丽此时已经到达苍龙号的位置了。
烟花表演结束,一直密切关注着玉子号动向的明台,自望远镜中看见船长默默地进入了驾驶室,还锁了门。立即通知于曼丽出发前往苍龙号。
就在此时,于曼丽收到了一条来自明楼的简单精神指令,只有三个词,"占船,海中,爆炸"。于曼丽尝试联系明楼,希望他能把指令解释得更清楚一些,却再也没有收到回应。
明台听到于曼丽的报告后,立即猜到了他大哥的全盘计划。他命令于曼丽随他前往苍龙号,动作丝毫不带拖延,脸色却是难看的吓人。于曼丽只有一次在明台脸上看到这种表情,那时候他收到的命令是:刺杀伪政府经济司长官,明楼。

阿诚的返回计划顺利地难以置信。
到达目的地只花了十五分钟,他还有接近一刻钟的时候用来拆弹。令他惊喜的是,踏上苍龙号之后,明台和于曼丽居然已经在接应他了,甚至顺带处理完了这一侧船舷的巡查士兵。
看到明台,阿诚是很高兴的。只是明台看见他,脸色却非常难看。阿诚刚想问,只听明台用干巴巴的声音道,“接明楼长官命令。占船,海中,爆炸。”
阿诚愣了一下,随即笑道,“当然是这样最好!事已至此,无论怎么掩盖也于事无补了。只有让苍龙号消失,才能完全消灭行动痕迹。”
明台激动道,“可是这也太危险了!要是爆炸之前,我们来不及把船开到与玉子号的安全距离以外怎么办?”
阿诚严肃道,“不是我们,是我。你跟于曼丽立刻清理船上所有官兵,一旦清除完毕,立即离开。我现在就去驾驶室,驾船离开,执行爆炸。”
明台立刻道,“不行!”
阿诚提高声音,“必须这样!玉子号上面现在情况危急,那个叫冲田的向导非常危险!现在只有大哥一个人在对付他,你们清除完士兵,立即过去支援他!”
明台瞪了他一眼,就转身不再看他,往前走了两步,手脚同时上阵撂倒了一个巡查兵,说话的声音成熟地不像他,“今晚除了这里,我哪里也不会去。”
于曼丽见状,也抬起了她的消音手枪,干净利落地击毙了一人,往驾驶室开道。
阿诚急道,“我是哨兵,执行完爆炸任务,还有生还的机会。你留下有什么用?”
明台完全不听阿诚一路的苦口婆心,对付日本士兵的动作残忍而暴躁。开道任务执行地异常迅速,不到五分钟他们就已经站在了驾驶室门前。舱里的驾驶员本能地举起了手,被于曼丽一枪击中头顶。
明台刚想进门,却被阿诚挡住,“好了,你们可以回去了。”
明台瞪他。
阿诚心知直接劝是不可能劝得动的了,一拳打向明台面门。这一拳用上了哨兵能力,破坏力和速度都是惊人。明台反应也是飞快,全部注意用来闪过这一拳,却没注意到他的双手已经被阿诚在背后反剪。
明台恼怒道,“阿诚哥!”
阿诚却看向了于曼丽,命令道,“毒蛇不在,我就是你们的最高级长官。我现在命令你,把明台带离苍龙号,火速支援玉子号。注意应变,不要引起怀疑。”
于曼丽看着明诚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是。”
阿诚见于曼丽同意,终于松了口气。把明台逼到了船边上,完全没有理会明台的大呼小叫,用上了哨兵能力,将他抛投到了海里尽量远的地方。
于曼丽深深望了阿诚一眼,郑重道,“保重!”
然后,她也跟着跳入海中。
明台挣扎着游回苍龙号边缘的时候,却被舰船启动时水流的反向冲击力推到了更远的地方。
阿诚在驾驶室,听到了明台用撕心裂肺的声音呼喊着“阿诚哥”,放心地笑了。

-------------

问:一个被牧师放生的DPS要怎样才能在BOSS的临终大招之下活下来?
答:走位要风骚。如果还是不行的话,哪个牧师不会复活术呢?😂









评论(23)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