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元枣

【楼诚】战时关系(哨兵向导欢乐向)(22)

二十二、

因为玉子号事件,阿诚结结实实休息了一个礼拜。自回国以来,他还从来没休过这么长时间的假。虽然阿诚比明楼早苏醒,但是毕竟经历了精神暴走,壁垒状况堪忧,这一个礼拜总是睡睡醒醒,迷迷糊糊的。期间徐天来看过,说是没事,就是需要静养。
明楼倒是在阿诚醒来的第二天就回政府上班了。据说他也来看过阿诚,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净捡阿诚睡着的时候。两人这一礼拜,实际也没照上面。
所以这天一早,明楼走进饭厅,看见阿诚竟然也坐在饭桌前,脚步愣了一下。阿诚见到他似乎也有些尴尬,两人就这么相对无言默默吃了早饭。吃完,阿诚刚打算先去开车,却听到明楼唤他,就站住回了头。
明楼也没想清楚自己叫住他是要做什么,尴尬了片刻才道,“你可以去上班了?”
阿诚看着他镇定道,“已经没什么事了。忘记说了,谢谢大哥。”
明楼看着他满脸笑意,更尴尬了,只得抬手示意他去备车。他原本准备“降龙”任务后,把跟阿诚的关系好好顺清楚的,结果一趟行动下来不仅没理清,反而更乱了。明楼作为第一向导,复杂场面中分析局势本是他的长项。此时他却觉得,在有关阿诚的问题上,这个长项或许不那么可靠。

阿诚一回到办公室,就感到了不对劲。
自他回来,办公室的各部门秘书通通对他毕恭毕敬,连原本关系相熟的,说话时候都有点不远不近的意思。阿诚原以为,自己休息了这一礼拜,这帮下属得了偷奸耍滑的空了,工作必定是积压了很多。仔细一打听,居然全不是这样。他不在这一个礼拜,不仅秘书处的各个部门井井有条,一些之前积压的杂项材料,居然是明楼亲力亲为帮他处理了相当一部分。
这又是闹哪一出?
之前明台说的话,还晃晃悠悠悬在脑子里没想明白呢。这会儿是办公时间,阿诚决定有关明楼的事暂时先不搭理,经济上的事一天一个样,他刚回来,需要熟悉的新情况有些多,没空思考这些乱七八糟的。
然而,眼下的情况却由不得阿诚自己做主。
他只不过是例行公事般校对了一下,挑出了几个小错让新来的办公秘书回去修改下。刚起了话头,这位身高一米八的汉子居然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哀求说自己上有老下有小,丢了新政府的差事以后不知道要怎么过活,求他千万别告诉明长官。
阿诚先是惊得说不出话,随后想明白了,怒气冲冲地进了明楼办公室。
明楼像是早有准备似的,看他冒冒失失闯了进来,也不惊讶。放下手头的事情,两手交叉放在腿上,摆出好了架势,专心听他说话。
阿诚想了半天这事该从什么地方起头,最终决定先捡眼下的说,就把刚刚办公秘书那一出丢人现眼的闹剧给说了。明楼听的时候就一直笑,弯着眼睛看阿诚。
阿诚见他这副样子更是来火,着急道,“到底怎么回事?都这样,我以后还工不工作了?”
明楼眉眼里的笑意还是没去,想了一下道,“不会都这样的。你说那个人是新来的,一时吓蒙了。其他的人,可能得等他们适应适应。”
阿诚困惑道,“适应什么?”
明楼眨眨眼睛,温和道,“听明台说,他给你看过报纸了。你难道不知道,现在我们俩的对外身份已经改变了吗?”
阿诚像是被从天而降的花盆砸中脑袋,一时间只瞪圆了眼睛,完全没想到应对。随后接踵而至的一大串信息,更是让阿诚消化不良。跟这些相比,那天跟明台的谈话似乎都显得小儿科了。
明楼见阿诚半天没说话,知道他是一点就透的,也就没多解释,笑道,“明白了吧。那天,徐天对外说我们已经联结,也是出于掩护的无奈之举。毕竟,虽然我作为七十六号的长官,动用武力维护宴会治安或许还不算过分,你目前的身份去做爆破战舰的事情,就显得不那么妥帖了。然而如果你是我的哨兵,那情况就大不一样了。我安排自己的哨兵去执行任务,不仅正常,而且因为行动的危险性,日本人对我们只会更加深信不疑。”
阿诚此时,还是双眼发直没说话。明楼刚刚说的这些,他也都想到了。并且他也知道,不管从哪个角度上说,对外宣称他们已经联结了,的确是最有利的局面。只是想起新来的秘书战战兢兢,之前的同事神神秘秘的样子,阿诚就觉得浑身别扭。一想到,以后看他眼神不正常的人,将不只是他的秘书处,而是大半个上海滩。而这样的日子将持续不知道多久,阿诚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
明楼看他还是不说话,但是面上已经不似先前迷茫,就知道他应该是差不多顺清楚了,笑眯眯道,“你也不用太在意,不是还有我吗?只不过,往后在人前,怕是多少要做做样子,也省得人猜疑。”
“我们什么时候联结的。”阿诚突然道。
明楼给他问得一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阿诚看向明楼,表情已经恢复了平静,以公事公办的口吻接着道,“要做样子,总得有准备才好吧。以后万一人家问起来,联结时间说的都不一致,那可太危险了。”
边说着,阿诚在明楼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了,看着明楼,神情还很认真,像是在讨论什么重要任务。
明楼没想到他接受的这么快,还立刻就进入了任务状态。不过既然阿诚这么配合,他也没法不拿出对等的态度,针对他刚刚的问题,思考了一下道,“联结日期,就当是十月二十七吧。”
阿诚心里骤然一凛。
十月二十七,这个日子阿诚怎么可能忘记?这是这是明楼明确拒绝了他的日子,也是自己发誓从此以后要渐渐忘记他的日子,更是明楼给了他第一个吻,当时他觉得也是最后一个吻的日子。
原本说好的,从那以后,两人联结的事情就算是翻篇了,一切恢复到从前。虽然后来两人又发生了些乱七八糟的纠葛,也改变不了当时的约定。此时,明楼却将这个日子单单拎了出来,这又是什么意思?
阿诚抬眼看向明楼,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只是他的眼神太复杂,甚至让明楼都没办法直视,只好避开眼去。过了半晌,明楼耳边传来阿诚坚定的声音,“好。”
明楼再转回头去看他时,阿诚的神色已经恢复如常了,仿佛刚刚看向明楼时候黑洞般深不见底的目光只是错觉似的。只听他用报告财政报表般从容不迫的语气接着道,“其余的事情,倒是不必编织太多,就照现实中来。我一直对你隐瞒自己是哨兵的事情,造成精神壁垒的严重负担。你发现以后就给我进行治疗,在这期间知道了我对你的感情,一个月以后我们就联结了。没什么问题吧?”
明楼看着阿诚没说话。他一边听着一边想,要是事情真如阿诚所说的这样发展,倒也挺不错的。只可惜,明楼到现在也没想清楚,他们到底是哪一步踏错了,以致于造成了现在这样不尴不尬的局面。
阿诚见他不回答,又试探问道,“大哥?”
明楼回过神来,笑笑道,“挺不错,就照你说的来吧。这样就差不多了,别的他们也不会细问。”
阿诚点点头,起身道,“那我先走了。”
明楼叫住他,“等等。”
阿诚站住。
明楼想了片刻,道,“以后你没什么别的事,就来我这里办公。”
看着阿诚一脸惊讶,明楼急忙找补道,“我们是刚刚联结一个月的哨兵和向导,应该还处于,时刻需要近距离接触寻求精神抚慰的阶段。此时我们的关系也相对公开了,我要求你搬过来办公,也在情理之中。”
阿诚愣了一下,应承道,“那我回去收拾东西。”说完匆匆走了。
明楼望着阿诚离开的背影,心里觉得凉飕飕的不是很舒服。曾几何时,阿诚在他面前从来都是神采奕奕的模样,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阿诚看他的眼神那么专注,闪着光似的。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说话的时候,阿诚总是低眉敛目,偶尔抬头看他眼睛里也满是疏离。阿诚专注看他的时候,明楼不觉得有什么,这种目光消失之后,才有了如坐针毡的感觉。明楼有一种特别不祥的预感,目光的消失只是第一步,他在慢慢失去阿诚。
怎么会变成这样?阿诚昏睡的时候,明楼站在他床边看着他的睡颜,不止一次地思考过这个问题。
前几天明台气喘吁吁跑过来跟他说,阿诚觉得自己不爱他。看明台的表情似乎挺为他不忿的,明楼自己倒觉得可以理解。因为,自己确实不是一开始就爱上了阿诚。
从很早以前,明楼就把阿诚默认为自己的个人所有。大家都是受过西方教育的,观念上自然承认阿诚是个自由独立的人,行动上却常常不自觉地替代他做一些工作或私人上的重要选择。毕竟阿诚跟他的关系太密了,涉及到阿诚的多半就涉及到明楼自己,界线实在很难分清。
长时间的兄弟情谊和战友默契,有时候挺难转化或变质成另一种东西的。一个月前,即使在明楼已经知道阿诚对他的心思之后,他依旧很难理解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他知道阿诚不跟他联结,是认为自己不爱他。提出要追求他,又遭到了拒绝。他不知道阿诚要的爱到底是什么,也不确定自己能提供什么,只好跟阿诚说明白自己的无能为力。
然而一切的变化,却又恰好发生在那天晚上。
哨兵向导的联结玄妙无比,却又神秘不可捉摸。以往明楼只是从概念上知道这件事,那天晚上之后,他才切身体会到了精神共鸣的威力。他的精神跟阿诚是那样的同步,身体是那样的合拍,仿佛一切是早就注定好的。
精神领域在一瞬间就锁定了他的哨兵,在那之后甚至采取了罢工的激进手段要求他赶紧把人绑定住。那个吻仿佛是一个天启,那之后明楼这些年来第一次不按照周密的部署,听从自己的向导本能而行动。他主动出手了,吻了,邀请了,却又再次遭到了拒绝。
明楼意识到明台说的对,他之前对阿诚的关注实在是很不够。即使在弄清了自己的心意之后,他依旧不明白要怎么接近他。而阿诚明确的想要避开他的态度,加上接踵而至的任务,也让他们无暇谈及其他。期间明楼渐渐意识到,面对阿诚十年的感情,他怎么说都是亏欠的。
差点失去阿诚的经历,让他彻底认识到他对他这个弟弟感情已经不再单纯,他的精神领域也不能失去它所认定的哨兵。
然而,阿诚今天的表现却在告诉他,他还在学习怎么爱一个人的时候,阿诚已经快要放弃他了。
不能这样下去了,明楼在心里默默地做了决定。玉子号任务给明楼提了个醒。原本他想任务结束以后再跟阿诚慢慢说清楚的,这次的任务却告诉他,没什么空慢慢说了。

=======
原本的设定里,玉子号任务之后就要完结了。但是我仔细思索了一下,大哥全程卖蠢,阿诚一点糖都没吃到,就这样完结了实在对不起欢乐向的标题啊😂关键是两个人的情感还是很纠结,没有完全理清楚。
所以跟小伙伴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暂时不完结了,想办法让他们俩真正心意相通再说。大家都知道我是想哪儿写哪儿没有大纲的,但是从今以后不仅是大纲,连方向都没有了,要是跑偏了请一定要跟我说啊!
祝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15)

热度(154)

  1. 于心归处次元枣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花吐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