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元枣

【楼诚】战时关系(哨兵向导欢乐向)(3)

新文照例更三章,自明天起尽量保证能日更!

三、

吃完晚饭,明台吵着要去院子里赏月,明镜也有意思跟两个弟弟叙叙话。阿诚想着这一节任务不少,家里的账目还没清,就知情识趣地退下了。账刚清到一半,只听屋外明楼的声音传来:“阿诚,到我书房来一趟。”
阿诚心下疑惑,这么晚了能有什么事?刚一抬头,门口明楼已经不见了,明台小少爷一见着他也一溜烟蹿不见了。
阿诚没多想,慢条斯理地整理好文件,不急不慌地走向他熟悉的书房。扣门。
“进来。”
阿诚原以为同往常一样,明楼必定是在翻着文件,或是看着书,顺带交代些事情。哪想到他刚一进门,只见明楼端坐在椅子上,直勾勾地盯着他,看得他浑身发毛。
“关门。”
阿诚照做,回过身来却站得笔直,深吸一口气,迎上明楼的目光道,“大哥叫我来什么事?”
明楼不言语,只是灼灼的目光让阿诚难受得更厉害,只得避过眼去。
明楼此时才道,“不装了?”
阿诚低声道,“明台答应过我不说的。”
明楼哼了一声,“他那点军统的把戏,还瞒得过我?倒是你,这些年难为你演了一手好戏!”
阿诚缩了一下,不答话。
“你说给明台的话,我听了。你为我着想,我很感激。但是阿诚你有没有想过,若是今天得知这个消息的不是明台,而是敌人,他们会怎么利用这件事?他们会不会利用你来对付明台、对付我?”
阿诚急忙辩解道,“我绝对不会连累你的!”
“这是你说不连累就能不连累的吗?你跟在我身边,知道向导对哨兵能有多大影响。在战场上,我这样级别的向导给你一个精神暗示要你杀了我,你有能力反抗指令吗?”
阿诚心里想着不是这样,嘴上却说不出半分道理,急得眼圈红了。
明楼见他这样也不再多说,一字一句道,“阿诚,凡事要以大局为重。”
阿诚低下头,“是。”
明楼见总算是说通了,便摘下眼镜揉着太阳穴,“你跟于曼丽的情况不一样。她的联结对象虽然死了,留下了一片精神废墟,但是对能力的控制已臻完善。你没有过联结,哨兵能力运用起来很不稳定。在战场上,这么高的暴走系数随时会让你失控。从前,任务没那么频繁,或许还有空让你自我修复,近来你自己也感到压力了吧?”
阿诚愣了一下,缓缓点头。他没想到明楼刚得知他是哨兵的事实,就能把他的精神状况拿捏得这样精准。第一向导的计算力果然不容小觑。
明楼闭上眼睛,疲惫道,“得想办法啊,这样拖下去,越久越危险。”
阿诚见明楼烦恼的模样,心里很不是滋味。他自幼跟着明楼,从来都是他的左膀右臂,何时竟成了这样的累赘?于是心一横道,“大哥,你寻个机会把我送出上海吧,我自会到前线去。”
明楼怒道,“胡说八道什么呢!除了我身边,你哪儿也不许去!”
阿诚若是走了,谁来保护大姐和明台?谁来帮他跟二春斡旋?
阿诚虽然清楚明楼说的只是工作,心里却由不得的一暖,即使这样也够了,“我知道了。大哥你早点休息,我先告退。”
“你给我站住。”明楼站起身,绕到阿诚面前,缓声道,“精神渗透伤害,还没治呢。”
阿诚略微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明楼见状便道,“怎么?从前是我不知道,难道我知道了还能放着你不管不成?”
阿诚只得乖乖坐好,闭上眼睛。
明楼的指尖轻触他的太阳穴,凭着哨兵超凡的五感,他能感到那指尖上的薄茧与微凉的触感。明楼离得这样近,他身上薄荷味的向导素不由分说地向阿诚袭来,下一秒,他就沉醉在了第一向导掌控下的精神世界中。
阿诚自觉醒后从未有过这样安稳的感受,精神世界仿佛经历着圣光的沐浴,万物都叫嚣着要复苏。而阿诚本人,则像是经历了一场婴儿般的安眠,暖洋洋的,懒懒的让人不想醒来。
这时,明楼却突然抽回了治愈之力,阿诚恼怒地睁眼,只见眼前人眉头紧蹙,“我们明家是缺你吃还是缺你穿?”
阿诚纳闷。
明楼接着道,“好好的精神壁垒,怎么被你弄得跟百衲衫似的?东缺一块西补一块。你当自己是要饭的吗?”
阿诚只得羞赧地低头,他并不懂精神治疗之术,之前也没人帮他做过治愈。实在需要修护,就自行搬运精神壁垒的其他部分填补漏洞,久而久之就成了这幅断壁残垣的模样。
明楼心下唏嘘,原以为阿诚精神状况不好是今天被向导渗透所致,没想到他的壁垒状况早就这样糟糕。他倒是有点小聪明懂得拆东墙补西墙,可是这样做的后果则是导致整个精神壁垒愈加脆弱,即使第一向导也无法一时间帮他修不完毕。明楼沉吟了一会儿,然后道,“你的情况比我料想的糟糕。一时间我也没法帮你修补完毕。以后每晚十点你来我书房,半个月左右大致能修补好。”
阿诚知道,明楼帮自己修补精神壁垒不知道要消耗多少精神力量,第一向导的精神力量又是那样珍贵。可他也知道,即使反对明楼也是不会听的,只能应到,“谢谢大哥。”
明楼一挥手示意他离开,阿诚刚走到门口只听明楼的声音定定说道,“下次再有这种事,不许不告诉我,自作主张。”
阿诚看向明楼的方向,坚定地点了下头,然后就隐在了黑暗中。灯下的明楼则看向阿诚消失的方向良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评论(13)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