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元枣

【楼诚】战时关系(哨兵向导欢乐向)(5)

五、

夜深了。
阿诚外衣也没换,就这么坐在床上出神了几个小时。只听敲门声轻响,然后明楼就这么走了进来。阿诚呆楞地抬头,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产生了错觉。
明楼站在门边没走进来,清了清嗓子道,“你今天没来。”
见阿诚看他的眼神依然愣着,只得道,“治疗,说好的每晚十点。”
阿诚才回过神,眨了眨眼,“我忘了,对不起。”
“没事。”
又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明楼首先开口,“我们是就在这里治疗,还是去书房?”
阿诚想了想道,“在这就行。”
明楼点点头,本没几米的距离,每迈一步都像是要下很大决心似的。
指尖刚触到太阳穴,阿诚却没有感觉到熟悉的治愈之力,只听面前的人说道,“我跟明台说的话,你都听到了?”
阿诚只能点头。
“你是怎么想的?”
阿诚打断道,“我们能不能,就先治疗。”
明楼愣了一下,然后道,“好。”
这次的治疗与之前相比,感受上来说区别不大,然而阿诚却能明显感觉到整个精神领域的好转。之前的他,只能模糊感觉到壁垒的存在,而今天,甚至能够触碰到自己精神壁垒的边缘,甚至能够测量其厚度。坚实的壁垒如黄金铠甲,在治愈之光的笼罩下熠熠发光。
忽然间,精神领域的另一头敞开,这一厢,阿诚的精神壁垒如古堡般耸立,器宇不凡,让人望之生畏。而那一头,却像是包含了鸟语花香的仙境世界,湖泊草地,山峦万物,不自觉间引人入胜,更何况,阿诚确定他还闻到了那一缕薄荷味的幽香,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沉迷,不自觉地向对面走去。
即将踏入那一刻,阿诚似乎想起了什么,拼了全部力气想要挣脱。没想到,那一端的精神力根本没有强加的束缚,他稍一挣扎就摆脱了。
阿诚恼怒地睁开眼,只见眼见明楼那一张仿佛事不关己的脸,顿时火起,“你干什么?”
明楼一脸无辜,不明白对方在生气什么,“发出联结邀请。”
阿诚一听更为光火,“这种事情你为什么不先跟我商量?”
明楼道,“我以为你知道了。”
“我还没同意呢!”
“所以我只是邀请啊,没用精神力强迫。”
阿诚心下恼怒,却又不知道怎么跟一脸正直的大哥讲理,只能坐着不说话,跟自己生气。
明楼见状,也晓得自己好像是做得过了点,“你要是不喜欢,那下次我就先跟你商量好。”
阿诚用因恼火而变得湿漉漉的眼睛,瞪着眼前人道,“没有下次!”
明楼从没见过一向听话乖巧的阿诚这般恼火过,有些惊讶,便郑重道,“好,没有下次。”
阿诚刚松下一口气,只听他的大哥用迟疑的口气试探问道,“阿诚,你心里是不是有什么别的向导?”
明楼这话,恰恰又在阿诚的心里拨了一下。这一晚上对阿诚来说已经够乱的了,又是来自明楼的联结邀请,又是见识明楼的精神领域,光是摆脱对方的联结邀请已经耗尽了他全部的自制力了,此时他居然还来挑动自己的神经。阿诚觉得执行任务精神重创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累过,“大哥,我每天在家处理家务,在外处理公务,哪有闲心去找什么向导。”
明楼像是松了口气,“我本来还想着,你要是心里有什么别的人选,我还得设计帮你考察一番。这样倒是省事了。我理解,这个决定有点仓促,你一时间不大好接受。不过我相信以你的觉悟,应该能很快意识到这是最好的选择。”
阿诚哭笑不得,只能反问道,“那大哥呢?以大哥的向导能力,这些年来身边围绕着的优秀哨兵数不胜数。您的能力,对哨兵来说可是有很大吸引力的。您拒绝了那么多哨兵,怎么就偏偏挑上了我呢?”
明楼一听这话,嗤笑道,“优秀哨兵?汪曼春吗?”
阿诚刚想辩驳,立场一致的优秀哨兵也总是不在少数的。只见明楼一摆手,盯着他道,“我的情况,你最清楚。大姐和明台,都免不了要瞒着他们些事情。除了你以外,又有谁能让我绝对放心呢?”
阿诚张了张嘴,半天却说不出话来。
明楼起身道,“我给你考虑的时间,这几天你仔细想想。的确,跟你联结的决定是出于对你哨兵能力控制的考虑,于你的私人感情有些不公平。情势至此,由不得我们挑三拣四。”
明楼的一句句听上去荒唐的话,阿诚却莫名其妙地全都听了进去。或许对于他大哥来说,这世上再也没有什么是比工作更要紧的了。
见阿诚在认真考虑,明楼的脸色也稍缓了缓,笑道,“若是考虑我,那就更加不必了。阿诚你记住,你于我,很重要。”
说完便走了。
阿诚脑子里悬着他大哥最后那句话,不知道又要坐多久。

评论(12)

热度(87)